欧洲金靴:一枚印章一杆大旗造新辽足 政商运动下皇帝的新衣

  1987年1月,参加完第六届全运会预赛后,黑龙江省足球队正式解散;
 
  2019年2月,以1955年成立的吉林省足球队为班底组建的延边富德俱乐部,由于欠下巨额税款,正式解散;
 
  2020年5月,以1953年成立的辽宁省足球队为班底的辽宁足球俱乐部,正式解散……
 
  2018年,东北三省的中国职业足球俱乐部共有11家:长春亚泰、延边富德(欠税)、延边北国(欠薪)、吉林百嘉(欠薪)、黑龙江火山鸣泉、辽宁(欠税+欠薪)、沈阳城建、大连一方、大连超越(欠薪)、大连千兆(欠薪)、沈阳东进(欠薪)。
 
  2020年,东三省的职业足球俱乐部仅剩4家:长春亚泰、黑龙江火山鸣泉、大连人,沈阳城建——哦不,得叫辽宁沈阳城市,“新辽足”。
 
  昨日下午,“新辽足”、“辽小虎”的授旗仪式在沈阳奥体中心外场足球场举行。阳光普照之下,此前一直托管着“旧辽足”的辽宁省体育局,正式笑眼咪咪地授予辽宁沈阳城市足球俱乐部“新辽足”的赤艳大旗。
 
  辽宁足球功勋教练与队员们,李应发、张引、唐尧东,以及辽宁沈阳城市队一线队、梯队全体教练员、球队,还有辽宁全运男足、女足全体教练、队员,李铁足球俱乐部、沈阳国米足球俱乐部、辽宁柏叶足球俱乐部及辽沈球迷代表等,共同出席树旗仪式。
 
  辽宁省足协主席、辽宁沈阳城市足球俱乐部投资人庄毅表示,“宏运俱乐部被取消注册资格之后,辽宁沈阳城市足球俱乐部将尽全力接收、吸纳宏运队各线球队队员、教练,让宏运队教练、队员尽量留在沈阳,为‘新辽足’的发展增添力量,为辽宁足球事业发展贡献力量。事实上,此工作我们已经在着手操作了。”
 
  庄毅还表示,“辽宁沈阳城市队本身就有着浓重的老辽足血统,我本人、俱乐部管理人员、球队教练、队员等等,我们很多人都是出自辽宁足球队。在现在的时间节点,我们有义务、有责任,也有能力接过‘新辽足’大旗,延续辽足血脉传承。在这里也要感谢省、市体育局,省市足协及全省球迷的信任与支持。在接下来的中甲赛场,我们将全力以赴,传承辽足精神,打好比赛,踢出辽足昔日虎威。”
 
  辽宁省足协主席庄毅,亲自将“旧辽足”的历史大棒和底蕴名头,交给了“新辽足”辽宁沈阳城市投资人庄毅的手里——两个庄毅,同为一人,此等魔幻格外少见。
 
  不精行业内核,只知确保形象政绩的“平稳延续”,这真是北方官场的缩影。
 
  辽足已死,此时保卫这份“死亡”之事实、捍卫未寒尸骨身上的奠袍,竟然成为辽足球迷最后的尊严。这和辽宁体育官僚朗朗乾坤下、堂而皇之地绑架“辽足”二字,形成鲜明对比。
 
  一个印章,一封红文,球迷历经半生的信仰和热爱都是可以被调遣、被改头换面的,这是职业足球?这是政商运动。
 
  辽足的生存之道,事实上一直就是依赖于、或者是受制于“有关方面”。然而这条路对辽足来说也从来就没有真正的靠谱过。
 
  这些年体育局或政府层面替辽足拉来的球衣赞助或冠名赞助,很多都打了空头支票。
 
  早在张曙光担任辽足老总期间,不仅自己拿不到工资,一度还靠个人关系去借钱给球队发工资,前前后后一共打过几百个报告给有关部门,甚至是拖关系直接打到了省政府的报告,也从未得到过任何回应。
 
  危急时分甚至拉来了“东北王”赵本山,然而不到半年的时间,溃惧于辽宁足坛之水深的本山大叔拒绝了被忽悠,辽足之乱,乱到今天。
 
  从抚顺到鞍山,锦州到盘锦,辽足跟各个地方政府约定的东西,即便有白纸黑字的盖章,有关方面也同样有过不按期执行的情况。
 
  主场换了又换,甚至去过去过帝都北京抱过三元牛奶的大腿,冠名、投资方(控股方)也是换了又换,但辽足的注册名从来没有变过,他一直都叫辽宁足球俱乐部。
 
  他们有着67年的历史,在中国足坛留下了深深的烙印,这是一块悠久的品牌。然而遗憾的是,除了辽足球迷几乎没有人珍惜,也几乎没有人在乎,更没人愿意去呵护辽足这块品牌。
 
  “新辽足”,转嫁情感?这已然成了笑话。
 
  曼城夺冠,会是曼联的荣耀?国际米兰夺冠,AC米兰球迷会庆祝?中国足球最大的问题就是不尊重足球本身,不尊重球迷更不尊重看台。
 
  资本趋附官僚、官僚又向资本寻租,最终被玩弄和忽视的只能是球迷。然而从产业的角度,难道球迷不才是终端的变现群体?
 
  辽足死去便授旗“新辽足”,这与国足冲击2018失败就让里皮带着一帮巴西人二进宫,有什么区别呢?我们无从知晓现场的张引指导认不认,我们也不知道肇俊哲和他那个曾经因为儿子进入辽宁队而兴奋得睡不着觉的父亲肇新生,认不认这支“新辽足”。
 
  如此热爱绑架、窃取名头,那辽足遗留的8000万欠薪和过亿的欠税欠款,“新辽足”继承否?
 
  这是中国足坛第一家股份制俱乐部:1995年,在北京做广告公司的张桐坡牵头找来在北京做房产生意的曹国俊,组建了中国第一家股份制俱乐部,辽宁足球俱乐部——这份历史,没有人有资格可以去继承;
 
  这是中国足坛职业化后第一个转会买人的俱乐部:1994年,辽足以3万人民币的价格从吉林队引进了姜峰,开了行业先河——这份历史,没有人有资格可以去继承;
 
  这是中国足坛第一个外地走进北京的俱乐部:2002年,辽宁队移师北京,改名“波导战斗队”,最终联赛名列第五。当赛季足协杯上闯入决赛,主场3比1、客场0比2、两回合与青岛队战成3比3平——这份历史,没有人有资格可以去继承;
 
  这是中国足坛职业化之前夺得冠军最多的俱乐部:十冠王,当年的辽足强到什么程度,年轻球迷或许不详。1993年国家队打世界杯预选赛之前,与辽足热身,辽足在被抽调了傅玉斌、赵发庆等国脚后,居然还能赢下国足。1984年,在首届中国“足协杯”比赛中,辽宁队在李应发的带领下以快速的全攻全防力克群雄,夺得金杯。随后,沈阳东北制药总厂与辽宁队实行联办,主动出资赞助。辽宁东药队一时间成为中国足球的顶尖力量。到1993年全运会,辽足共获得足协杯、甲级联赛、全运会、亚俱杯冠军11个,从此他们被称之为“十冠王”——这份历史,没有人有资格可以去继承;
 
  这是中国足坛历史上第一支洲际冠军球队:1990年4月,亚俱杯决赛在辽宁东药队与日本全国联赛冠军尼桑队之间进行。4月22日,东药队先在客场以2比1战胜尼桑队,29日又在沈阳以1比1逼平对手,以3比2的决赛总成绩夺得本届亚俱杯的金杯,实现冲出亚洲的夙愿——这份历史,没有人有资格可以去继承。
 
  辽足,他是中国足坛职业化以来保留体工色彩最久远的俱乐部,也是东北这片夹存于两个时代之间、始终执拗挺立着的土地上,最具黑土味儿的俱乐部。
 
  如今,他死了。
 
  这本是一出悲剧,然而他的肉身被众人扶起、披上了皇帝的新衣,“新辽足”,也就成了一出陈旧的笑话。(欧洲金靴)

返回辽宁足球网首页,查看更多体育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