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爱平:辽宁队“退市”没什么好留恋

    这话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但如果了解了辽宁队“退市”的原委,就不会愤愤不平了。
 
    建队于1953年的辽宁队,成绩一直雄冠全国,从1984年到1993年,更是连续获得足协杯、联赛、亚俱杯和全运会冠军。那时候,辽宁队人才辈出,光是前锋就有七名,主教练李应发每场比赛最犯愁的便是派谁上场。在这个甚至替补球员都能进国家队的队里,谁上都是一样。如果当时可以进行球员流动,辽宁队将是最大的球员流出平台。
 
    辽宁队走下坡路,始于职业联赛,此后日子一直过得紧巴巴,这次是欠薪7千万元,欠税4亿元,包括其他欠账,共计5亿元,实在支撑不下去,只有解散这条路了。
 
    自1997年以来,辽宁队的经济状态逼得它不得不一直在“转场”,抚顺、金州、鞍山、营口、锦州、盘锦,省内的中小城市几乎轮了个遍,其间还到北京待了两年,因为没钱,只得跟着赞助商转,谁给钱跟谁,有奶便是娘。
 
    辽宁笑星赵本山出口的“忽悠”二字,也使得辽宁队在频繁的转场中,受尽忽悠之苦。
 
    2016年,相关政府部门允诺6千万元,将辽宁队搬到了奥体中心,但最后只给了2千万元,连场租、安保费都解决不了,不得不搬回铁西体育场;2017年,赞助商是“开新”,但辽宁队却一点也开心不起来,答应的赞助费8千万元只拿到2千万元,实在有心无力,不得不带着9千万元的债务降入中甲。
 
    在中甲的辽宁队忍辱负重吃尽寒酸苦,凭着1.5亿元的运营费撑过了一个赛季,2019年再降到1亿多一点点,而其他中甲球队的运营费用,都在4亿到5个亿。
 
    运营费用的降低,最直接的受损者便是球员。2019年,球员们一个赛季没有看到工资。尽管如此,辽宁队居然还通过附加赛,躲过了降级。
 
    但是,缺钱的俱乐部实在提供不了新赛季的参赛资料,终于过不了足协审计关,于是,东倒西歪支撑了许多年的辽宁队,终于倒下了。人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但是这支倒下的辽宁队,良将早已流失,已经形如枯槁,只留下十连冠的江湖传说。
 
    辽宁队是穷死的。职业足球需要的是繁荣的市场经济支撑,而东北大地,几十年计划经济的鸟笼,早已蒙上一层厚厚的尘灰,一句“投资不过山海关”,便可探知这片枯瘠的市场。因此,辽宁队的退市,并不全是俱乐部经营不善的原因。
 
    举个例子,1978年全国十大城市中,东北三省占去四个,到了2016年,无一进入前十,只有七个勉强进入全国百强。
 
    人口老龄化、人才、青壮年纷纷流出,东北从当年亚洲最发达地区落魄至如今,除了在举国体制的全运会上还能挣抢金牌,在职业足球这块蛋糕面前,却是连近距离看一眼的机会都没有了。
 
    如此,对于辽宁队的退市,还有什么留恋的吗?(葛爱平)

返回辽宁足球网首页,查看更多体育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