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斋志异279:新辽足?这名字我不喜欢

    话题切入:庄毅拟率沈阳城市扛起新辽足的大旗,这个事儿怎么看?
 
    大概似乎好像可能,眯眯眼看,然后再睁开眼,从传(套)播(路)学(化)的层面,分三条线吧:
  
    To C(球迷层面):铁杆辽足球迷宁愿球队没了,也不想看到辽足以这样的方式继续生存,这点没必要回避,内心很复杂。球迷的诉求很简单,他们只想看到从一而终的辽足。
  
    To B(企业层面):可视为一次优良资源的整合,如庄毅接管辽足,以雄厚的资金和管理资源,通过省体育局授权,依法为新辽足竖旗,延续辽宁足球的知识产权。
 
    To G(政府层面):省体育局宏观把控辽宁足坛,契合宋凯提出把沈阳城市队打造成新辽足的战略思路。
 
    从没(说)逻(人)辑(话)角度来说,简单唠唠:
 
    一、在职业足球高度市场化的今天,总会时不时地上演“生死时速”,也总会有力挽狂澜的英雄式救赎故事发生。作为如今辽宁省足协主席,庄毅本人当然不希望昔日效力过的球队成为历史的烟尘,如今在教育和体育领域深耕多年的他,也希望通过自己的力量和影响力,来延续辽宁足球的薪火,甚至期盼不久的将来可以重塑辽宁足球的辉煌。这期盼,当然是美好的,而且很多辽宁球迷也是支持庄毅的。
 
    二、如果最终宏运退出,放手辽足,这十几年的功过得失,并不能用一句话给予全部的判定。金元时代的足球,宏运早已力不从心。2012年之后,俱乐部不断地抛售主力,已然“出卖”了宏运的疲态。而宏运其实也在等待,等待一个可以接盘的人,雷声大雨点小,这个迟迟没有。近几年,宏运遭受多少质疑和非议甚至谩骂,只有身在其中的人最清楚,也最有体会。十年饮冰,难凉热血;人在江湖,冷暖自知……
 
    三、辽足是一面大旗,虎头是旗帜的图腾,我们无法阻挡它在时代的洪流中黯然逝去,但它若能以另外一种存在方式延续传统,有人接过辽足的衣钵,继承辽足的历史,也算是一次重生。尽管这样的重生,会让一些球迷觉得不是滋味,万般无奈之下,至少还不至于像有些球队那样嘎嘣脆地死去。
 
    四、辽足就是辽足,为什么还分新旧呢?如果说老辽足是一代球迷对于曾经那支辉煌球队的真切怀念,还能理解这种情感的话,那“新辽足”的提法是不是就要理解为省体育局简单粗暴下的“蛋”?这究竟是美味的鸡蛋、鹅蛋、咸鸭蛋,还是雷,需要交给时间排查检验。
 
    五、关于“新辽足”的提法,其核心主旨是什么,这个idea的产生,有哪些brief的支撑?又能发散出怎样的周边?哦,原谅我下下,在公关公司工作,不经意间变得不好好说话了。简单说就是——咋想地,以后咋整?是让沈阳城市队仅仅接收辽足的队员、教练,还是说在体育局的推动下,将辽足的虎头标队徽印上沈阳城市队球衣领口底下?
 
    六、还是要回到事情的本身,庄毅已经做出的承诺是:辽宁宏运队一旦无缘中甲联赛,沈阳城市足球俱乐部将接收辽宁宏运队职业球员和梯队。这一点很清晰,为辽足的球员和梯队提供全新的工作平台和发展空间,不至于让一些想继续在沈阳踢球、工作的足球人失去就业机会。在此,要为庄毅的担当点赞,这就是辽宁精神。
 
    七、关于辽宁省体育局方面提出得“新辽足”,还是有些疑问,而这些疑问,并不是简单粗暴地质疑,更重要的是其中的可行性。一些媒体已经进一步解读分析,说要把辽足和城市两支球队资源合并,合力出击。出发点没有问题,从辽宁足球的大局出发,尤其在经济持续平(低)稳(迷)阶段,抱团取暖的确是生存的有效手段。那么问题也来了,合与并,整个过程的操作难度和复杂细节,恐怕得费一番心思和脑筋了。在职业联赛准入标准日益完善、门槛加高的今天,想一蹴而就实现高屋建瓴的政治理想?对不起,尊敬的领导,恐怕这真不是一句话,一个想法就能决定的。
 
    八、我坚定不移地相信省体育局、省足协自身运筹帷幄的力量,也相信他们能合力hold住“新辽足”的未来走势。那么问题又来了,如果挂着“新辽足”名号,沈阳城市足球俱乐部自身的存在方式将何去何从,好不容易经过4年发展建设,成功升上中甲,这个“身份”可以说放弃就放弃吗?
 
    九、从辽宁宏运到沈阳城市,再到新辽足,目前两家俱乐部官方都没表态,也没有发布任何相关动向。翻篇回看2019年12月第五届辽宁省足球运动协会第一次会员大会,其实可以窥见些许端倪,成功当选新一届辽宁足协主席的庄毅说,“我将全力以赴,与各位同仁一起重塑辽宁足球的辉煌。”
 
    十、一支职业足球俱乐部想稳定生存,确实挺难的,看看现阶段的辽足,不免让人唏嘘叹惋。不过,这个时候,咱也不能落井下石,给辽足最终定性,给宏运乱扣大帽子,这个事儿挺无聊的。如果一支俱乐部因为种种原因,无法继续生存,那么放手之后,彼此祝福,希望有机会再相遇就好了嘛,何必搞得那么尴尬。而目前的尴尬在于,辽足的未来,中国足协、辽宁足协、辽宁省体育局,都还没给确认说法,宏运俱乐部也没发布通告。在确切的结果到来之前,辽足的未来已被“宣判”其实挺让人心寒的。耳边不禁响起一句话——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居深山有远亲。这世界,真就这么现实和冰冷?
 
    十一、辽足进入倒计时,即便这是大势所趋,但在这支球队有结果之前,我个人是很讨厌“新辽足”的说法。昨天固然会被今天明天来取代,尊重也不应该被淘汰,好吗?单从球迷的角度来说,要为体育局领导的高瞻远瞩竖大拇指,同时内心里也会不禁犯犯嘀咕,这辽足还没最终拿到“死亡通知”呢,相关的大佬们早早就开始先入为主为其料理“后事”,这个指示有些“不地道”吧?
 
    十二、综上,至少现阶段,我并不喜欢“新辽足”这个说法,内心里也不能接受。这跟什么信仰无关,信仰这东西,其实挺矫情,自己的生活一比吊草,喊信仰那就是笑话。希望辽宁足球的未来,能真正迎来新生,真正地跟上时代进步。很多时候,我们都太喜欢回到过去了,原因很简单——既看不到未来,又迷失于现在……(张连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