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金羽:青春梦想遗憾……好像都想起来,又一下子都没了

    在中国足球的历史上,辽宁足球写下的辉煌永远是老球迷心中无法磨灭的美好回忆,辽足曾经为中国足球拿到历史上第一个洲际冠军,也曾经创下“十冠王”的统治级纪录,而在辽足的历史上,有很多球员注定无法被人们忘记,李金羽肯定是其中之一。
 
    当辽足告别信发布之后,彻底宣布了这家具有六十多年历史的俱乐部的正式解体,而作为最著名的“金玉圣”组合成员之一的李金羽,对于辽足的解散又有什么感慨呢?近日记者专访了李金羽。
     《足球》:辽足的公开信你看了吗?5月24日彻底宣告了解散。你的感受是怎样的?
 
    李金羽:难以相信,也不太愿意相信。毕竟是这么历史悠久的一家俱乐部,说没就没了。看到很多人的朋友圈里都发了我们五个人(张玉宁,李金羽,曲圣卿,肇俊哲,李铁)的照片,看着有点儿说不出来的滋味,青春,梦想,荣誉,遗憾,好像什么都想起来了,又好像一下子都没了。
 
    《足球》:之前辽足传言解散的新闻传了很久了,你有没有关注?
 
    李金羽:我一直在关注这个新闻,但中国足协的各项规章制度越来越完善,执行的力度也越来越严格,一切肯定都是照章办事,不太会有法外开恩什么特例了。尽管早就预料到结果不会太理想,但还是期待有奇迹有转机,尤其是这件事经历了许久才最终才尘埃落定,我觉得中国足协已经尽了最大努力去帮助各个欠薪的俱乐部走出困境,但是还要考虑大局和以后对于所有俱乐部的要求和管理,最终俱乐部的命运还是掌握在自己手里。
 
    《足球》:你会不会觉得特别可惜?
 
    李金羽:那是必然的,我真的为辽足惋惜。因为辽宁足球出过很多优秀教练和优秀球员,足球在辽宁这片土地上是有文化和历史传承的,也是有自己优秀传统的球队,留给了太多人珍贵的记忆。在我看来辽宁队不仅仅是一支普通的职业队,就像之前科比的离开,很多人说带走了与自己青春有关所有的回忆类似,辽足不存在了,也同样带走了几代人的青春和往事。
 
    一个能够为中国足球培养人才的摇篮,就这么没了。说真的,挺失落的。有时候我也会这样安慰自己,或许哪天还会回来,国外不是也有像帕尔马,那不勒斯和佛罗伦萨都遭遇过危机吗?可他们不也都回来了吗?但是就目前中国足坛的形势来看,真的是比较难了。
 
    《足球》:辽足在你心中的地位是怎样的?
 
    李金羽:辽足在我心中永远有一个不可替代的位置,打个比方吧,我应该算是在那里读完了幼儿园,小学,初高中,大学,就是我后来成长的每一步,其实都是在辽足学的,那里永远有家的感觉,所以不管怎样,我永远都辽足的培养都心怀一份感激,会永远记得。
    《足球》:当时你在辽足的时候是不是就条件比较艰苦?
 
    李金羽:辽足一直算不上豪门俱乐部,各方面条件也的确有限,但是辽宁队有自己独特魅力和文化氛围,球队内部气氛非常好,对于球员的尊重也是相当高的。辽足一直以来都是以培养人才为主,给有实力的人机会,没有太复杂的人际关系,所以在辽宁队踢球就很简单,只要把心思用在踢球上就行。
 
    李金羽:虽然从我踢球那个年代开始,就有拖欠工资的情况,但辽宁队这些年大多数情况下都是只拖不欠,就是哪怕一年没发,最后也会给你补上。辽足留给我的记忆还是比较快乐的,很多人离开辽足心情都挺复杂的,不是说特别愿意离开,但也没办法,毕竟要生存,但是没有人不感谢辽足。在辽足学到的本领,磨练的意志,对未来成长都有极大的帮助。
 
    《足球》:我记得以前采访王新欣、于汉超和杨旭的时候他们都说过,在辽足踢球时很开心的,尤其是于汉超和杨旭作为年轻球员的时候,他们说或许真的只有在辽足的环境下才能成长起来,因为大家都是包容与理解,老队员带着年轻队员成长。
 
    李金羽:是这样的,这也是辽足多年来最好的传统,老队员不管是在球场上还是在生活中,都愿意帮助年轻球员,而且辽足不排外,外地的球员到了辽宁队踢球不会有任何压抑的感觉,大家也都挺喜欢沈阳这座城市。
 
    辽宁队这些年起来一些球员,尽管最后都离开了,但是他们也都在辽宁队得到了锻炼。虽然训练和生活条件比不了一线城市球队,但是也有很多乐趣。有时候我跟一些队员交流起辽宁队的往事时,大家都觉得在辽宁队得到的锻炼对自己整个职业生涯和人生观其实都有很大影响,感悟足球的快乐本质,珍惜日后的拥有。
 
    《足球》:你在辽足吃过的苦,对于以后出去踢球有什么影响和帮助?
 
    李金羽:其实我离开辽宁队最主要的原因有两个,第一我想追求冠军,第二就是辽宁队工资总是发得不及时,我需要养家。辽足不是没有追求冠军的场上实力,但是经济实力上做不到。在工资问题上,我们那个年代从来都是只拖不欠,所以有时候提起辽宁队时都说,我们对俱乐部没什么埋怨,也理解,觉得还是有信用的,就是确实经济太困难了。我们从来不觉得俱乐部亏欠我们什么,我没想太多吃过的苦,想起辽足永远都是感激。
 
    之后去了鲁能的确是看到了更好的软硬件,各方面保障都更充足,这些都让我更加珍惜,没有辽足的培养我就不会被鲁能这个更高的平台相中。我不是一个完美的球员,但是辽足围绕我制定的战术,突出了我的特点才造就了我日后的辉煌,这些我永远都不会忘记,而且我也会告诉我的儿子永远记得,爸爸曾经是辽足的一员,并为此感到骄傲。
    《足球》:你们那批辽小虎是辽足历史上最出名的一批球员吧,当然在你们之前也有很多优秀的国脚,但是好像就是在辽小虎之后再没有能够在中国足球圈有影响力的大批辽足球员了,你觉得这是为什么?
 
    李金羽:我们应该不算是最出名的,比我们好的大哥前辈太多了。只不过我们出名跟时代的发展,媒体的宣传改变有很大关系。但不可否认,我们那批人有自己的特点和实力。我们之后的很多球员,都不是辽足自己选拔和培养的了,这个肯定是在青训方面出现了一些问题。
 
    随着中国足球不断市场化,辽宁队以前那种靠专业体制储备人才的模式被迫改变了,本身在经济实力不过硬的情况下,一是培养人难,二是留住人也难,辽足以前打出天下靠的是自己有人,有自己的造血功能,源源不断输送人才,可是当造血跟不上了,成绩肯定慢慢就下来了。
 
    《足球》:我记得自己在2004年的年底采访过图拔,那时候是他执教完中超第一个赛季,他说在中国他最佩服也觉得最有威胁的球队不是当时的大连实德,他最服气的是辽足,他认为辽足其实是最具争夺冠军实力的球队,可以想赢谁就赢谁,但他不理解这样的球队为何不能夺冠。
 
    李金羽:其实辽足一直都是受困于经济因素,没钱夺冠只有当年深圳队做到过,但是深圳又不像辽足那样一直没钱,而且那也只是一次。辽足就像穷人家的孩子,有实现伟大抱负的实力,但是又不得不面对现实,得先活着。辽足如果有鲁能这样实力的赞助商,可能也早就在顶级联赛夺冠了。但也可能正是因为一直没钱,所以培养出来的球员都挺坚强有个性。
 
    《足球》:这些天有人给辽足算了一笔账,说辽足这些年主要就是靠卖血求生存,到了卖无可卖之后,解散这种下场是注定的,也是自找的。
 
    李金羽:对于这种观点,我也不好反驳,因为说的是现实,确实这些年能卖的都卖了。但是又觉得辽足其实也有自己不容易的地方,中超这些年烧钱越来越厉害,然后又烧到中甲、中乙,对于宏运这样一个地方企业来说,能够坚持这么多年也确实不容易。
 
    但是卖人的同时,似乎也少做了一件事,就是培养人,这些年没有把自己的梯队搞好,后续跟不上了。这也可能跟一线队生存艰难有关,但是正因为艰难,才应该更好好考虑未来怎么活着,用什么方式活着,不能等到家底都空了之后再想,就来不及了。如果辽足再给自己一个特别明确的定位,或许今天的情况也会有些不同。
 
    《足球》:没有成熟的梯队,没有后继人才,这不是辽足一家的问题,其实你看看哪家中国俱乐部能靠自己培养人支撑球队运营了?
 
    李金羽:这是事实,但是辽足不是跟别的球队不一样吗?人家没有人可以花钱去买,实在不行就升级外援,但是辽足没那么多钱,那就得自己根据实际情况想办法。但是毕竟我已经离开辽足很多年,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十分清楚,辽足的困难也不是我们所能真正了解的。但我觉得辽足的困境给一些中小俱乐部的警示就是,真的要根据自己的情况量体裁衣,思考适合自己发展的方向和道路。
 
    《足球》:从这点上来说,这些年河南建业对自己的定位一直都很准,球队也一直都留在了中超。
 
    李金羽:河南建业的确是对自己定位准,但是建业能够一直留在中超,必须离不开有胡葆森董事长强有力的经济支持啊。这些年随着中超投入水涨船高,建业没有被落下,不像辽足跟不上,建业外援该升级升级,各方面待遇也不差,能留下来是有原因的。毕竟企业规模也不一样,宏运是一个地区的企业,而建业是在整个河南省都极具影响力的企业。
 
    《足球》:虽然辽沈地区有不少人才,但其实辽宁足球跟大连足球在某些方面挺像的,就是很难留住人才,其他经济发达地区的俱乐部吸引力太大了。
 
    李金羽:你看整个东三省足球都没落了,亚泰竟然也降级了,真的让我挺意外的,亚泰这些年其实投入真是挺稳定的。大连原本是最好的球队,称霸亚洲的,消失了,阿尔滨坚持了一段时间也没有了,一方这也是退出了给了万达,现在万达可谓是肩负着复兴东三省足球的希望,也是唯一的希望。人才的流失也不只是辽足,大连长春都一样。这个跟地域经济差异分不开,而且这些年是非不断,从一定程度上打击了球员和球员家长的信心,谁都希望孩子在一个非常稳定的俱乐部踢球。
 
    《足球》:你在苏宁这样的南方俱乐部也工作过,那么对比辽足,你觉得北方球队与南方球队的差距是在经营理念上还是经济上?
 
    李金羽:不同的地方挺多的,很难一一列举。但是经济实力差距对于球队的生存空间影响太大了。在中国想搞足球,有钱不一定能夺冠,但是没钱就根本活不下去。但是一味指望企业资助,没有自我造血攻能,一旦企业政策改变,经济实力改变,俱乐部命运也就改变了,这就是为什么中国这些年职业俱乐部变换这么频繁的主要原因。
 
    《足球》:这次不仅仅是辽足出现问题,其实中甲和中乙都有大批俱乐部也出现问题了,这里面有什么值得我们去关注和思考的问题吗?
 
    李金羽:梅县铁汉,后来改名叫华南虎,我看媒体报道,无论当地政府和足协怎么挽留,老板都坚决不搞了,我也不知道是什么让他这么坚决。这些年中国足球需要思考的问题确实挺多,最直观的就是我们的政策,因为有些中小俱乐部不搞了,一是没钱了,二是也确实跟不上政策的变化,等到一些小球队辛辛苦苦投入打上来之后,政策又不知道如何了,有些俱乐部就干脆不玩了,想要跟上政策的不断调整,肯定是要以雄厚的经济实力做后盾的。上面的调整肯定都是希望把中国足球朝着好的方向去改,但是这个力度,速度,节奏怎么兼顾,这些都应该是那么容易就做出决策的。
 
    李金羽:《足球》:辽足虽然没有了,但是新辽足的大旗又树立起来了,你觉得新辽足能改变辽宁足球没落的现状吗?
 
    李金羽:其实谈不上新旧,庄毅有他自己的追求和想法,不用继承,他在追求他自己的梦想,打造自己理想中的球队,不要把老辽足的那些东西强加给他,要给他时间。我觉得这个时候能够投身职业足球,都是可敬的,现在搞职业足球比原来难多了。辽宁足球的整个没落,不是靠一两个人一两支队能够改变的,这需要更长时间的积累,需要整个地区经济的改变,但是现在能做的,就是珍惜拥有的,不忘记过去曾经有过的。
 
    《足球》:你觉得辽足未来想要振兴,有哪些是从现在开始需要做的吗?
 
    李金羽:辽宁足球的复兴离不开人才尤其是青训教练,加上经济的复苏,未来更强大的辽足可能真的会回来。期待那一天吧。(贾岩峰、李泽鸿)

返回辽宁足球网首页,查看更多体育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