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足欠薪一年教练借钱给队员 队员急盼体育局帮忙讨薪

    从2月初被七名队员联名揭发俱乐部在2019工资确认表上伪造签名,到如今中国足协仍然没有宣布调查准入结果,已经被拖欠一年多工资的辽足俱乐部上下无比煎熬。辽足俱乐部已经明确表态,高达8000万元以上的欠薪无力偿还,这意味着球队实际上已经无法拿到2020中甲资格。不过在中国足协迟迟不“宣判”的情况下,辽足的球员、教练、工作人员不仅讨薪无门,还无法另寻出路,大家期盼中国足协尽快做出裁决。
 
    近日,辽足的部分队员终于坐不住了,以原队长张野、张天龙为代表的六名球员集体来到辽宁省体育局,请求体育局协调辽足俱乐部欠薪问题。
 
    队员急盼,体育局帮忙讨薪
 
    队员们在提交的公开信中写道:“现辽足因拖欠薪资,无法通过中国足协准入,将失去职业联赛参赛资格。球员面临下岗,俱乐部资不抵债、濒临破产,队员只能通过漫长的法律程序继续向俱乐部讨薪。但因超过一年未领到工资,队员、教练和工作人员及家人的生活目前处于紧迫的困境中。故恳请辽宁省体育局协调各方,尽快补发欠薪。”落款为“辽足全体队员”。几位队员提出了自己的意见:一是要回球员的血汗钱;二是辽足俱乐部是搞还是不搞,请尽快给球员一个官方答复,有官方答复之后球员才可能进行下一步计划,大家还要生存,还要继续找球队踢球;三是希望辽宁省体育局帮助球员主持公道,作为被欠薪的队员,大家是弱者,希望省体育局帮助协调解决欠薪问题。
 
    辽宁体育局的负责人已经收到球员们的诉求,支持球员通过法律途径维护权益。由于与运动员签订合同的是职业化俱乐部,相关材料已经转至辽宁省足协和宏运俱乐部。辽宁省体育局负责人与辽足俱乐部高层进行了沟通,这位高层表示:会积极想办法去解决欠薪的问题,下一步辽足将何去何从,要等待中国足协公布准入结果后确定。
 
    尽管辽宁体育局会帮忙协调解决欠薪一事,但实际上能够起到的作用非常有限。辽宁体育局虽然是二股东,但近年来仅是在训练基地方面为辽足提供资助,俱乐部的运营权、决策权完全在大股东宏运集团手中。补发球员欠薪一事要想解决,只能寄希望大股东宏运集团来出资。
 
    不过目前来看,在部分宏运俱乐部球员曾就俱乐部欠薪一事上告到中国足协,并声称俱乐部此前提交的《2019年俱乐部全额支付教练员、运动员、工作人员工资奖金确认表》为他人代签后,辽足生存之路已经被堵死。目前辽足俱乐部拖欠球员、教练、俱乐部工作人员工资、奖金高达8000万元以上,指望大股东宏运集团拿出这笔巨资为解散在即的俱乐部员工们开资不太现实。未来很可能是辽足进入破产程序,但早已资不抵债的俱乐部几乎没什么值钱的固定资产,队员们讨回工资的希望非常渺茫。
 
    欠薪一年,教练借钱给队员
 
    据了解,此次现场讨薪的辽足部分队员中,就有多位是之前上诉中国足协指证俱乐部伪造签名的球员。一位辽宁宏运足球俱乐部工作人员透露,在几位球员代表给辽宁省体育局的公开信中,尽管落款所写是“全体队员”,但实际上有一些队员并不支持。不是说这些不知情的球员不支持讨薪,而是他们对这几位球员先上诉中国足协,把辽足俱乐部推向即将解散的深渊感到不满。这种鱼死网破的做法没有赢家,如今看到俱乐部解散在即,讨薪无望的情况下,这些上诉中国足协的球员又想起来向辽宁省体育局求助,真是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在一部分球员看来,只要几名球员不向中国足协揭发伪造签名一事,那么俱乐部就能通过准入继续生存。只要球队还活着,大家就还有拿到欠薪的希望,哪怕是部分工资。但如今俱乐部即将失去准入资格并解散,球员不仅要回欠薪无望,而且大部分人也将下岗无球可踢。
 
    如俱乐部失去注册资格,被欠的工资和奖金是一定要不回来的,这一点其实无论是讨薪队员,还是俱乐部都是十分清楚的。一位队内人士表示:“辽足队员为什么有这种底气,实际上与他们认为只有辽足保住了中甲资格,政府的相关政策才能兑现有关。”可是随着事件进展,队员们发现这一招并不管用。即使有什么政策,宏运集团也拿不出钱来。大股东没钱,去找二股东,这是不得已而为之。
 
    在代签一事公开后,辽足根本无法提交补发工资证明和下赛季的银行担保证明,一定是过不了足协的准入关的。队长桑一非也很纠结,“队员要工资没有错,且是天经地义。不过,俱乐部真是没有钱给大家发,此事没有对错只能是包容和理解。俱乐部不在了,结果只有双输。”俱乐部不在了,所有人要下岗。能力强的队员没有问题,但以辽足现在的班底,能有几个人找得到下家。如今联赛遭到了退出潮和疫情的双重影响,队员想要找到新工作更是难上加难。辽足的队员很多人都已经结婚,也购置了房产和汽车,且多为贷款。一年多不开工资对谁来说都受不了。在联赛期间看到有的队员比赛确实努力,生活上也有困难。以臧海利为首的教练组曾经多次借钱给队员。教练们说:“毕竟我们年龄大,有一些积蓄。”(沈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