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散解脱一辽百了——67年辽足进入解散倒计时

    尽管中国足协还没有公布关于2020赛季职业球队的准入结果,不过辽足俱乐部的球员、教练、工作人员已经心知肚明,在2月28日足协规定的“大限”日期仍未收到2019年的欠薪后,这支拥有67年历史的中国足坛历史最悠久球队的解散在所难免,只差中国足协的最后宣判。
 
    大股东宏运集团拒绝注资
 
    按照中国足协2020赛季准入章程的规定,1月15日本该是各职业俱乐部上交《2019年工资奖金确认表》的截止日期,但当时不少中甲、中乙俱乐部陷入生存危机,像上海申鑫、广东华南虎等10支中甲、中乙俱乐部压根就没有上交确认表,这也就意味着主动放弃了2020赛季的参赛资格。
 
    同样深陷危机的辽足尽管在足协允许推迟提交确认表后,于2月3日上交表格,但很快便曝出以队长张野为代表的七名球员上诉中国足协,声称签名是俱乐部伪造的。本来这种严重违规行为,足协完全可以立即被宣判失去2020赛季资格,但中国足协还是网开一面,要求辽足在2月28日前必须结清2019赛季所有的工资奖金并提供相关证明,同时还要获得银行开出的保函,担保俱乐部能全额支付2020赛季所有俱乐部队员的工资奖金。
 
    足协一次次给了辽足拯救自己的机会,俱乐部高层也一直在抓紧最后的时间解决生存危机,希望说服大股东辽宁宏运集团为俱乐部注资,把欠薪补齐。不过俱乐部的努力并没有成功,最终没能让大股东宏运集团注资化解危机。按照宏运集团的想法,如果要拿出数千万元来补发拖欠全队的2019年工资奖金,就需要辽宁省、沈阳市有关方面在扶植政策上予以兑现,并一一落实。其实在2019年1月,辽足同样因为拖欠2018赛季工资奖金面临着注册危机,关键时刻是沈阳市支付数千万赞助款补发工资,这让辽足绝境逢生。此次生存危机再现,穷困潦倒的辽足俱乐部希望能够故伎重演,不过在当前新冠肺炎的疫情之下,省市有关方面也顾不上辽足。这种情况之下,宏运集团明确表示,不会掏出大笔资金补发俱乐部球员、教练的欠薪,态度已经很明确。
 
    据了解,辽足俱乐部的确在2月28日给中国足协提交了相关材料,但是其中并没有最为关键的俱乐部须结清2019赛季所有拖欠的工资奖金并提供相关证明,也就是没能提供银行为球员补发工资的流水单证明。辽足俱乐部在提交的材料中,把目前俱乐部为何没能补发欠薪,俱乐部所处的巨大困难向中国足协进行了详细的说明。
 
    就算辽足如何解释,没能补发欠薪的现实摆在那儿,中国足协不可能只对辽足网开一面。足协已经给多家中乙俱乐部发去递补中甲资格的通知,之所以还没有宣布辽足失去2020赛季中甲联赛资格,一方面是需要审查中乙俱乐部的准入资质,另一方面就是要等待中超天津天海俱乐部最后能否起死回生,然后统一公布中超、中甲、中乙三级联赛的准入资格。
 
    球员无奈“鱼死网破”闹到足协没有“赢家”
 
    在2月28日辽足队员没有收到拖欠的工资后,教练、队员、俱乐部工作人员的心里就已经做好了辽足很可能要解散的准备。毕竟中国足协在最后通牒中已经说得很明白,就是必须要解决欠薪问题。其实在这段时间里,一些队员就开始寻找下家,甚至一些主力已经找到了新东家,一旦足协宣布辽足失去参赛资格,球员成为自由身,那么这些球员可以马上转会。不过辽足的大部分球员很可能无法找到新东家,等待他们的将是失业。
 
    与广东华南虎等主动放弃参赛资格的俱乐部不同,辽足俱乐部尽管无力补发欠薪,但仍然希望自己能够活下去,所以伪造了七名球员在《2019年工资奖金确认表》上的签名,准备蒙混过关。其实代替球员签字,在中超、中甲、中乙俱乐部中并不是什么新闻,只不过之前这种情况不多,而且拖欠金额较小,所以很多球员碍于情面,不想和俱乐部彻底闹僵,就没有到中国足协去上诉。
 
    如果今年的辽足没有队员闹到足协,那么相信球队拿到准入资格应该没什么问题。不过这次以队长张野为代表的七名绝对主力上诉至中国足协,一下子打乱了辽足的计划,成为压垮这支拥有67年历史球队的最后一根稻草。
 
    其实在辽足内部,大部分队员和教练还是不想把事情闹大,希望球队先拿到参赛资格,保证活着,这样自己至少还有球可踢,欠薪还有讨回的希望。辽足中场核心桑一非就在自己的微博上说:“其实这件事情埋怨不了谁!球员一年一分钱没有拿到,拼了命地保级,为了什么?就是辽足的招牌!拿起法律的武器维护自己的利益不对吗?所以球员上诉是很正常的!俱乐部忙活了一年,求爷爷告奶奶要政策拉赞助也尽力了!不是俱乐部有钱不给大家发,是真的拿不出钱!这件事没有对错,只有包容跟理解!还是那句话,球队还在一切都有希望!球队没了,结果只有双输!祝大家都能奔一个好前程!”桑一非的话很明确,队员讨要欠薪正确,但俱乐部真没钱,闹到足协,没有赢家,大家是鱼死网破。
 
    几位带头上诉至足协的主力也许还能够找到新东家,换个球队踢球,但是辽足的大部分球员能力一般,在中国职业足坛急速降温,参赛球队锐减的情况下,他们很可能就此失业。最重要的是,辽足俱乐部解散,本来就欠税欠债达到数亿元早已资不抵债,球员们再也无法要回欠薪。
 
    一位年轻队员说:“我之所以在《2019年工资奖金确认表》上签字,就是希望能够有球可踢。辽足长期欠薪,但这支球队起码给我上场的机会,通过这个平台能够锻炼展示自己。俱乐部高层也说,辽足能给其他俱乐部不能给的机会。欠薪情况下,球员要走也绝不阻拦,这就是为什么在几乎一年没有拿到工资的情况下,我依然签字,希望继续征战2020赛季的想法。不过现在来看,我很可能要失业了,被拖欠的工资永远要不回来了。”
 
    延续辽足血脉 庄毅力促辽沈合编
 
    在辽足即将解散之际,有消息称,为了保留这支67年历史球队的血脉,辽足希望能够效仿当年大连实德和大连阿尔滨两家俱乐部与今年的中甲新军沈阳城市队合并,打造“新辽足”。
 
    其实早在2017年初,沈阳市在全力打造“足球之都”,市政府当时给予辽足巨大支持,让球队主场回归了沈阳,但球队成绩一直欠佳。沈阳市体育部门的领导便希望已经成立沈阳城市足球俱乐部的庄毅能够收购辽足,保证球队成绩的稳定。庄毅是辽足培养出来的优秀球员,当年是甲A联赛出名的快马,对辽足也十分有感情。沈阳市提出收购辽足的构想立即得到了庄毅和投资方的同意,但在对辽足的债务和欠税情况进行了详细了解之后,多达数亿元的欠款和欠税让庄毅望而却步,收购辽足的可能性彻底被堵死。辽足最终在2017赛季从中超降入中甲,看着自己昔日的母队再次降级,庄毅也是无能为力。
 
    如今,辽足的经营状况比2017年更糟,仅欠税就多达四亿多元。如果辽足和沈阳城市队合并,那么沈阳城市俱乐部就必须要承担辽足原来的债务和欠税,这无疑是一种自杀行为,谁也不会做这样的亏本买卖,辽足、沈足合并只是异想天开,根本没有操作性。
 
    为了应对辽足解散所带来的巨大负面影响,辽宁体育部门开始行动扶植沈阳城市俱乐部,并喊出了“打造新辽足”的口号。沈阳城市俱乐部的投资人庄毅,主教练于明和助理教练董礼强、刘建生都是原辽宁足球队的队员,很有辽足情结的庄毅在上赛季就把沈阳城市的主场队服颜色从原来的蓝色改为了与辽足相同的红色,就是希望自己的球队能够把病入膏肓的辽足血脉延续。去年庄毅当选辽宁省足协新一届主席,辽宁省体育局决定为沈阳城市队的梯队提供政策支持,这些举动都是打造“新辽足”的信号。
 
    按照中国足协规定,2020赛季未获准入资格而解散的球队队员将获得自由身,在内援转会中将不占用名额,这样的消息对辽足队员来说是不幸中的万幸。辽足队中的多名主力与沈阳城市队已经基本谈妥,一旦他们成为自由身,将投奔沈阳城市队。而且为了做好辽足解散后的善后工作,辽宁体育部门也希望沈阳城市队尽可能地引进原辽足球员,扛起“新辽足”大旗。据悉 ,中国足协在本月中旬就将公布2020赛季准入资格,在球迷们看来曾经中国足坛霸主辽足的解散是一种悲哀,但从病入膏肓的辽足自身来看,这何尝不是一种解脱!(哈尼)

返回辽宁足球网首页,查看更多体育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