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名辽足被冒名代签队员:工资一分钱没发 快借钱生活了

    近日,多名在工资和奖金确认表上被代签的辽足球员找到本报,希望帮助呼吁尽快解决问题,他们还表示,如果足协继续不答复,他们将谋求劳动部门仲裁,“不能让血汗钱不了了之。”
 
    不解足协迟迟未答复
 
    2月4日上午9点,中国足协在官网上发布了关于对中甲、中乙和中冠联赛俱乐部提交《2019年俱乐部全额支付教练员、运动员、工作人员工资奖金确认表》进行公示的通知,公示期从即日起至2020年2月7日17点止。通知称,截至2月3日17点,各俱乐部提交确认表的工作已结束。根据统计,2019年参加中甲联赛的16家俱乐部中,13家俱乐部(青岛黄海、石家庄永昌已公示)提交了确认表。申鑫、华南虎、四川FC没有提交。
 
    公示发布后,外界发现,辽足的工资奖金确认表中,多名队员签名与2018年的辽足工资奖金确认表不符,这意味着有代签的可能。
 
    理论上,只要球员本人同意,特殊情况下是可以授权代签的,但是,辽足多名球员被代签,获得队员本人同意了吗?
 
    近日,多名辽足被代签的队员找到本报,“在2月7日17点截止日期前,我们把异议函已寄到中国足协,但事情过去两周了,足协一直没有给我们答复,我们整整一年的工资都没发,到底何时能够解决我们的血汗钱,作为被欠薪的球员,不知道去哪里求助,只能通过媒体呼吁了。”
 
    他们表示,中国足协2月3日进行公示时,就发现了问题,“我们的签名是被代签的,而且没有得到我们同意。”
 
    队员们说,外界有一个说法,说辽足有7名球员在未征得同意的情况下被代签,但最初有9名队员,也就是说,9人都是未授权的情况下被代签,但现在有一名队员“改口”,也就是8名球员还存在异议。
 
    “辽足俱乐部在代签前,确实征求过我们的意见,但我们这8个人并没有同意,但他们还是进行了代签,这一点挺伤我们心的。”一位被代签名的辽足队员说,“2月3日发现这个情况后,我们马上按照要求写了异议函,在截止日期前,寄到了足协。”
 
    只想要回自己血汗钱
 
    这8名队员非常焦急,他们有的与辽足还有合同,有的合同已到期,他们把自己的想法和诉求,形成了两点文字,希望足协和外界予以关注:1、现在已经过了公示期两周了,球员的异议涵也收到了,足协到现在还未给出明确答复,是球队解散还是说解决欠薪;2、球队一旦解散,球员是否有特殊照顾,每个队可以不算名额引进一名辽足球员,因为球员是受害者。
 
    这8名队员都强调,他们从根本上不希望辽足解散,只是希望拿到自己应得的工资,因为这是他们的血汗钱。
 
    “其实,辽足2019年的工资,不是像外界说的发了一部分,而是全年工资,一分钱都没有发过,我们只收到了一点奖金,就是最后附加赛保级成功的奖金,这就是现状。”辽足球员说,“已经解散的梅县铁汉还发了半年的工资,辽足是一分钱没发。”
 
    他们说,联赛进行时,自己没有闹,因为对俱乐部有感情,同时希望保级后,俱乐部年底能解决欠薪,“谁都没想让俱乐部黄啊,我们只想要回自己血汗钱,球员在整个联赛体系里是弱势群体,我们都有家庭,一年没发工资,日子都快过不下去了。”
 
    可能找劳动部门仲裁
 
    目前,这些球员都有一个担心,就是怕俱乐部把不发工资当成理所当然的,“现在联赛欠薪的俱乐部,有这样一种不好的倾向,欠薪了好像没啥事,而且也没有什么保护球员的措施。”
 
    在他们看来,在职业体系中,球员是弱势群体,“可能平时大家看到的是,那些大牌球员的高待遇和高光表现,但大部分球员,都处于弱势地位,自己的利益无法受到保护,所以特别希望成立球员工会这样可以维护球员自身利益的组织。我们举个例子大家可能就明白了,一般俱乐部在签合同的时候,有很多限制球员转会的条款,但对于欠薪,却没有明确说法,合同很难保护球员的利益,以前有很好的机会可以去别的队,都是因为合同原因,俱乐部狮子大开口要很高的转会费,导致转不了,队员确实太难了!”
 
    辽足球员们还吐槽,一些小队员工资更低,他们更苦,还有一些签了名拿了白条的,都不知道这钱什么时候能要回,到底能不能要回。很多队员有房贷和车贷,有的队员有老人和孩子要养活,现在可能马上靠借钱生活了。
 
    “中国足协是球员的最后一道保障,希望可以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说法。”球员表示,如果足协迟迟不能答复,他们将想办法找劳动仲裁部门进行仲裁,“不能让我们一年踢球的血汗钱不了了之”。(王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