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足欠薪5队皆有退出风险 中小俱乐部迎最冷寒冬

    辽宁足球网/讯 在一个完整的赛季结束后,伴随着中超球队为来年的未雨绸缪和紧张备战,中国的中小俱乐部正迎来最寒冷和艰难的寒冬。日前,辽宁宏运传出欠薪和可能退出的消息,与此同时,云南飞虎、保定容大、大连超越、呼和浩特中优也都传出欠薪,俱乐部准备撤资出售球队,甚至退出的消息,加上浙江毅腾基地不过关问题。在中超如火如荼之际,中国中小俱乐部正举步维艰,迎来最冷的冬天。
 
    又欠薪!辽足也要退出了?
 
    2018赛季是辽足降入中甲的第一年,但球队却只获得第8名的成绩,期间一度跌入保级圈,球队所表现的无力和低迷,令球迷失望。更让很多辽宁球迷感到悲伤的是,近期多家媒体传出辽足已经欠薪7个月的消息,球队正准备出售。
 
    宏运集团近年来一直举步维艰的维持着辽足的经营,自前几个赛季中超开始,球队已显出力不从心。尽管他们每年都会卖出主力和希望之星,可球队在资金山依然捉襟见肘,2017赛季降级后,他们将胡延强卖给国安,就收回5000万的转会费,加上近几个赛季卖出的孙世林、杨善平、金泰延、郑涛等主力,他们转回收入超过2亿,可到了运营俱乐部问题上,却依然杯水车薪。
 
    肇俊哲对辽足现状十分不满
 
    近期的传言是,宏运集团希望以4亿人民币出售俱乐部,这样的价格其实并不高,即时如此辽宁省内似乎仍没有企业表示兴趣。按照最坏的打算看,即时宏运找不到下家,他们也会撤资。一旦被当地政府接管,按照现在的赛季投入,辽足想维持运营,可能还要继续出售球员,这样一来,辽足的中甲资格都很难保证。
 
    多达5家俱乐部欠薪或谋求退出
 
    不仅是辽宁队经营难,在本赛季结束后,传出欠薪的及要撤资的俱乐部已至少有三家。其中最新曝光的是云南飞虎,他们的球员周友胜刚刚在微博发表公开信,称代表球员和教练讨要欠薪,俱乐部欠薪4个月多达700万,云南飞虎(前身丽江飞虎)的情况与其他球队有所不同,他们的投资人和荣耀自9月因违法接受调查后,球队属于无人负责状态。赛季之初,他们曾引进8名球员,希望能快速回到中甲。
 
    大连超越也在12月中旬传出欠薪消息,时间多达7个月,球队经营出现问题。尤其是本赛季降级后,在大连一方占据中超席位之际,也多次传出大连超越想要撤出的消息。另外一支饱受欠薪纠缠的球队是保定容大,赛季刚刚结束,米田贺等球员就传出球队长期拖欠薪水,俱乐部言而无信的消息。随后俱乐部董事长孟永强辟谣,双方一度各执一词,可从近期孟永强发表公开信,表示俱乐部仍有5百万的缺口,希望有公司投资入股的情况看,容大的情况也不容乐观,此前的转让似乎不是空穴来风。
 
    除了这四家俱乐部外,中甲的呼和浩特中优,在12月初曝初欠薪3500万,有消息称他们正寻求转让,陕西的企业等待机会。但最新消息显示,他们的欠薪问题接近解决,球队会继续参加2019年中甲比赛,即时如此呼和浩特新赛季的困境显而易见。另一支中甲的流浪球队,浙江毅腾赛季结束后也曝出可能转让。
 
    没钱没关注致没信心
 
    这些寻求退出的球队中,除了资金的短缺外,更致命的是球队在受关注度、受帮扶度上遭到冷落,球迷的上座率以及热爱度降低,加上球队自身实力有限,无法迅速升级,球队投资人意兴阑珊。
 
    近年来,金元中超时代的到来,让中超这个品牌的商业价值迅速飙升,中超层面的球队尽管投入更大,每年超过10亿更是家常便饭。但因为是顶级联赛,球队的商业价值被不断开发,让俱乐部投资商的品牌价值上升,所以即使有大笔投入,也没有俱乐部愿意退出或转让。
 
    相反在中甲以及中乙这种次级别球队,生存环境就非如此,外界关注低之际,本土球员价格和薪水开始水涨船高,加上外援的转会费和薪水更高,让这些俱乐部无法持续的投入,如此困境下,欠薪和转让退出,似乎又是水到渠成。(长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