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曾为大连足球而战的瑞典人,现在还好吗?

    大连人俱乐部新赛季签下的外援里,有两名瑞典人,分别是后卫丹尼尔森以及边锋拉尔森。2月29日,这两名球员已经抵达西班牙与在那里训练的大部队会合,并马上参加了球队当天的训练课,这,或许就是大连足球一直与瑞典球员“有缘份”的关键——瑞典球员的职业素养相当高。
 
    而就在3月2日,大连人俱乐部官微却发布了一个令人悲伤的消息——曾于1998赛季效力于大连万达队的瑞典外援林德奎斯特因病去世,享年52岁。正如大连人官微写道的那样:“大连足球与瑞典足球历久弥新的不解之缘中,将永远刻有斯蒂芬·林德奎斯特的名字。”
 
    “英雄来来往往,传奇永不落幕。”在大连足球的历史上,瑞典球员的身影不断,万达时代,先后有过9名瑞典外援。大连以外的年轻球迷可能对当年万达时代的瑞典外援们颇为陌生,但他们在大连足球史上却留下了难以抹掉的印记,离开大连之后,他们过得如何呢?
 
    佩莱·博隆姆(Pelle Blohm),出生于1967年的他1989年开始在家乡球队厄勒布鲁踢球,1992年加盟北雪平并效力4年。1996年初非常偶然的机会加盟了大连万达,1997年回到北欧,在挪威劲旅维京踢球。1999年,他加盟了哥德堡竞技并一直踢到2000年。2001年,34岁的佩莱开始担任哥德堡竞技的助教,2002年回到了家乡厄勒布鲁,执教当地隶属瑞典第7级别联赛的霍夫斯塔俱乐部。
 
    退役的佩莱长年从事体育解说员的工作,在著名的瑞典第5频道(Kanal 5)和C More电视台。第5频道创办于1989年,是探索频道瑞典分部旗下的体育频道,C More电视台是北欧的付费频道,同时佩莱也在电台担任足球解说。此外,佩莱也一直在为瑞典最大的晨报《今日新闻(Dagens Nyheter)》和厄勒布鲁当地日报《Nerikes Allehanda(奈里克日报)》撰写专栏。
 
    佩莱对自己在大连的生活非常留恋,曾写过1本书记录他在中国的1年足球生涯,书名是《Pionjar i Mittens Rike(中国的先行者)》。在这本书里,他向瑞典人介绍了中国,令他非常激动的天安门广场,在广西柳州的热身赛居然都有3.5万球迷入场,还有海埂基地捡矿泉水的老奶奶,以及每天的跑圈训练。当然还有当时就很轰动的剪长发事件,只不过书中他自述被剪了1厘米,而中国媒体的报道是3厘米。
 
    因为斯文森和无法拒绝的薪水,佩莱选择在万达踢球。有时他们会去中山广场踢野球,训练结束后窝在酒店里看卫视体育。当时佩莱就认为孙继海具备到欧洲踢球的实力,他也提及了当时到大连陪伴他的女友爱莎。当然,瑞典人最关心的还是他在中国的收入,佩莱在书中也重点提及了。瑞典媒体报道他的年薪是100万瑞典克朗,相当于月薪1万美元,重要比赛的赢球奖金都至少有5000美元,他最多拿到过1.3万美元的奖金。
 
    佩莱离开,是因为无法忍受在大连除了斯文森和翻译之外,几乎无法与人交流的痛苦。同时,中国当时的社会文化,让来自北欧的佩莱有点无法理解。孤独感始终折磨着他,甚至因此不得不住院接受心理治疗,佩莱在赛季结束后选择了离开。
 
    离开中国之后,他曾多次返回大连。2006年由主帅迟尚斌牵头,1996年大连万达夺得甲A冠军的成员再度组队,在金州体育场与大连实德青年队踢了1场表演赛,佩莱罚入点球,帮助万达96元老队1比1战平对手;2016年,佩莱受邀参加大连的商业活动,此时的他不再是球员,而是以专栏作家、解说嘉宾的多重身份回归;2018年6月,佩莱第3次回到大连,这次是参加某品牌的商业活动,身份则变成了哥德堡竞技的体育总监;就在去年7月,佩莱还刚刚代表万达国际功勋明星联队在大连与贝尼特斯领军的大连一方进行了一场别开生面的对决。
 
    佩莱对足球有着自己独特的见解,事实上早在6岁他就已经开始发表对足球的看法了。从2004年开始,作为足球解说员和记者,佩莱已有14年的体育媒体从业经验。但之后他选择了离开,起初担任球员经纪人,干了1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融入经纪人的世界。他认为自己看上去就像个电话推销员:“也许是我太单纯,或者幼稚,球探工作看上去也不错,但最终仍然是为了出售球员。”
 
    2018年佩莱曾在瑞典哥德堡竞技做过1年的体育总监。但在第2次董事会上,邀请佩莱出任体育总监的主席递交的俱乐部发展规划被否决,这位刚刚当选的主席当时立即辞职,这让走马上任不久的佩莱非常被动。按照他的表达,在那之后他就像只“跛脚鸭”,俱乐部的战略目标发生了变化,他自己等于被架空。对佩莱而言,那是一段艰难的岁月。
 
    佩莱在瑞典定居于中部的厄勒布鲁,2018年之所以是艰难的,因为他的父母在那年双双去世,父亲在2月,母亲在9月。之前两位老人身体都很正常,但突然辞世,而且发生在佩莱担任哥德堡竞技俱乐部体育总监任期始末的前后,可谓双重打击。
 
    目前,佩莱是厄勒布鲁两份地方报纸的总编,这两份报纸的发行量占当地80%,佩莱有撰写专栏,也在尝试其他一些项目。佩莱对足球领域一些冷门项目比较有兴趣,例如精神疾病预防,对球员的心理干预等等,这也是曾经困扰过他的问题:“很多俱乐部对球员心理健康方面并不重视,不想投入人力和财力,但这些都是真正必须的。”
 
 
    汉斯·叶克隆德(Hans Eklund)是万达时代非常出名的瑞典外援,也是大连万达瑞典军团之中唯一职业生涯拿过联赛金靴的。1969年出生的汉斯18岁加盟了瑞典顶级联赛的奥斯特斯并效力了10个赛季。1992年,汉斯在联赛射入16球,成为瑞典顶级联赛金靴。1995年初冬瑞典联赛结束后,他曾被短暂租借到瑞士的塞尔维特,1996年3月瑞典联赛开幕前又回到了奥斯特斯。
 
    1998年3月,汉斯加盟了大连万达,身披10号球衣,4月随大连万达参加亚俱杯决赛,遗憾获得亚军。当年他帮助大连万达获得甲A联赛冠军,1999年他返回北欧,加盟了丹麦的维堡。2000年夏回到瑞典国内的赫尔辛堡,帮助球队夺得瑞典顶级联赛亚军。同年夏,他随赫尔辛堡在欧冠预选赛附加赛淘汰了意甲豪门国际米兰,这是欧冠改制后,预选赛附加赛曝出的最大冷门之一。
 
    2004年初,汉斯在赫尔辛堡退役,随即开始了自己的教练生涯。他从赫尔辛堡的青少年梯队起步,一路从助教做到主教练,2006年5月正式担任赫尔辛堡的救火教练,直到2007年10月下课。不久他就在另1个老东家维堡履新,但因战绩不佳,在2008/09赛季结束前的4月初被解雇。赋闲8个月后,2009年底,汉斯辅佐曾效力凯尔特人、费耶诺德和曼联的瑞典名将亨里克·拉尔松,在兰德斯科罗纳担任助教。
 
    2013年,汉斯开始担任法尔肯贝里主帅,并带队获得瑞典次级联赛冠军,成功冲上顶级联赛。2014年转任卡尔马尔教练,法尔肯贝里主帅一职则交给了他的挚友亨里克·拉尔松。2015年再次担任法尔肯贝里主帅,至今已有6年之久。值得一提的是,去年拉尔松也重返了赫尔辛堡担任教练,两人的缘分还真是不浅。
 
    法尔肯贝里是瑞典西海岸只有4万人口的小镇,与西海岸传统劲旅哥德堡、赫尔辛堡和马尔默完全不可同日而语。俱乐部长期混迹于瑞典第3级以下的低级别联赛,直到2013年才由汉斯带队,85年队史首次征战瑞典顶级联赛。虽然队史首个顶级联赛赛季是亨里克·拉尔松执教,但随后汉斯带队,今年将是第4个顶级赛季。在法尔肯贝里的6年,球队有4年在顶级联赛,2年在次级联赛,即将开始的新赛季,汉斯还将继续担任主帅。
 
    昔日大连的“瑞典帮”,汉斯是在教练领域里最为成功的。
 
    1997年效力万达的内克(Niclas Nylen,尼克拉斯·尼伦)职业生涯阶段是“大连瑞典人”里最显赫的之一,他曾帮助马尔默5次获得联赛冠军,入选过瑞典1990年意大利世界杯大名单。球员时代他的足迹遍布德国、意大利、中国,退役后也是进入教练界,但在此领域暂时还未见出彩,2013年执教的球队也是瑞典业余级别的。
 
    1999年大连万达最后一位瑞典外援皮特·埃里克松(Peter Eriksson),效力万达之前曾在瑞典豪门哥德堡、赫根效力,拿到过6次瑞典联赛冠军,入选过瑞典国家队。退役后就一直担任教练,但都在低级别。除了在哥德堡担任梯队教练,2009年之后他执教的球队均在瑞典第5级别,2012年又换到同级别的奥凡根斯,而且都是球员兼教练,但2018和2019年已基本淡出。
  
    大连球迷熟悉的金斯(Jens Fjellstrom),瑞典语发音应该是扬斯·弗耶斯特伦。万达时代他是唯一获得续约合同,效力了球队2年的瑞典球员。2000年,金斯因膝伤被迫退役,随后就和佩莱一样,担任电视台的足球解说嘉宾。尽管早在2007年金斯就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放话,自己总有一天会执教马尔默。但13年过去了,金斯仍然没有像汉斯、皮特那样走教练的道路,而是继续和佩莱一样,在体育传媒界发展。
 
    金斯和佩莱都曾供职于北欧C More电视台的付费体育频道,解说足球比赛。2006年世界杯,2008年欧洲杯和2010年世界杯,他在瑞典的TV4电视台担任足球解说嘉宾。金斯与拉塞·格兰奎斯特和托米·阿斯特伦合作组建了1家公司,以3人的名字命名(JensLasseTommy AB),公司专门向C More电视台提供足球解说内容。
 
    金斯不是没有尝试过兑现自己执教马尔默的诺言,2016年欧洲杯后,他离开供职了长达15年的C More电视台直播间,成为了马尔默的助教,负责比赛分析和收集数据。金斯先后辅佐了丹麦教练库恩和瑞典教练佩赫勒松,这个助教合同原本签到2019年底,但在2017年底,金斯自己选择了退出。事后金斯认为自己本想在教练组扮演更重要的角色,不过,事实上他仅仅是个数据分析员,这不是他想要做的,所以离开是最好的选择。
 
    金斯没有选择回到C More电视台,与2位老搭档继续解说比赛,之前的公司也结束了:“我不想回去,我认为直播间有太多老家伙了,我想要尝试新的挑战。”在球员、解说员和助教之后,金斯打算在商界发展,这也是他一直想要体验的领域。
 
    2018年开始,金斯为加拿大公司Sportlogiq担任顾问,负责分析数据,例如球探网络,青训状况,不久前刚代表公司参加了莱斯特城主办的“2020战术研究分享论坛”。去年底,探索频道从C More电视台抢到了2020赛季瑞典顶级联赛的转播权,首席解说嘉宾的热门人选还是金斯。最终双方谈判成功,兜兜转转2年,金斯又回到了自己熟悉的领域里。
 
    虽然都在中国效力,但并非每个瑞典球员都像佩莱这样对大连充满美好的回忆。1997年万达签下的麦格纽斯(Magnus Skoldmark)和克瑞斯特(Krister Lundgren),就是只踢了几场比赛就因表现不佳离开,赛季中期金斯和内克才补充入队。麦格纽斯离开大连后还曾效力苏格兰的邓迪联,最终在哥德堡竞技退役并担任俱乐部的体育总监。2016年开始,他担任瑞典顶级联赛球队厄勒布鲁的体育经理,是“大连瑞典人”里唯一走上足球管理岗位的。
 
    克瑞斯特是9位瑞典人中,唯一的萨米族裔球员,他的球员履历也是最差,只踢过松兹瓦尔、英格兰的唐卡斯特等球队。2014年夏,他开始执教瑞典第3级别球队,但时间也不长。
 
    对于内克而言,1997年在大连的经历并不算特别印象深刻。他印象最深刻的是1987年11月,马拉多纳三兄弟唯一的同场竞技,作为对手球队马尔默的一员,内克见证了这个历史性的时刻。马拉多纳三兄弟为当时在西乙的格拉纳达效力,比赛开始前球场就涌入了3万热情的观众,西班牙和意大利电视台都转播了这场空前绝后的表演赛。当时内克才刚在马尔默踢上球,对马拉多纳的崇拜可想而知。虽然马尔默2比3告负,但内克和马拉多纳交换了球衣,这是令他最为自豪的事情。
 
    其他在大连万达效力过的瑞典球员,最令人遗憾的是1998年加盟的斯蒂凡·林德奎斯特。加盟万达前他在哥德堡拿到过5次瑞典联赛冠军,但并没有适应中国足球的环境,很快离开。林德奎斯特是哥德堡队史的名将,遗憾的是从2012年开始,他被确诊为肌萎缩侧索硬化(ALS),也就是人们常说的“渐冻人”症。8年来,他一直在与病魔作斗争,2018年底首次向媒体披露自己的病情。
 
    林德奎斯特在2012年帮助17岁的二女儿安洁莉卡治疗厌食症时,发现自己肩背力量不足,经过了多项检查才确诊为渐冻人症。哥德堡俱乐部获悉后,在去年7月组织了1场向林德奎斯特致敬的慈善赛,募得了一些捐款,希望能对他有所帮助。可正如林德奎斯特自己所说的那样,他知道这是不治之症。
 
    至于斯文森,晚景凄凉。离开大连后他的职业生涯并不顺利,同时又染上了酗酒的恶习。尽管他也想成为教练,并和汉斯一样从俱乐部的梯队起步,但很快就因酗酒离婚、失业,从此消失在瑞典媒体的视野里。​​​​(寒冰)